理论片在线

欢迎访问建桥新闻网!

如雁人生——追记珠宝学院原院长李牧

发布者:黄水波发布时间:2020-04-11浏览次数:85

人物简介:

李牧,男,19563月生,原建桥珠宝学院院长。河北景县人,中共党员。2019121日,因病医治无效,在瑞金医院不幸逝世,享年63岁。曾在上海市长宁区副食品公司新华菜场工作并担任团委书记、在长宁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工作;担任长宁区委宣传部部长助理、长宁区委办公室副主任;上海市外经贸委政策条约法律处副处长、条约法律处处长、贸易发展处处长、贸易管理处处长,其间借调北京“博鳌亚洲论坛”秘书处工作1年;担任上海钻石交易联合管理办公室主任助理兼理论片在线协调处处长、上海钻石交易联合管理办公室副主任。2015 年起参与上海建桥学院珠宝学院筹建,2016  9 月任上海建桥学院珠宝学院院长,为学院引进国际资源、珠宝大楼设计和建设、推进专业建设做出了重大贡献。

 

 

沉寂的手机

生病入院半年多来,李牧极少像这样,一连几天不回手机工作群的消息。

中断的音讯,传递着某种不同寻常的信号。习惯了院长李牧半夜两三点钟秒回工作消息的珠宝学院老师,在面对手机那端的沉寂时,隐隐感到不安。

担忧李牧的身体近况,又怕打扰他术后休息,于是20191116日,总支书记万庆华发出了那条汇集着很多老师关心的消息。但,还是没有回复。

把病房当作办公室,向来“工作在线”的李牧,这次真的“因病缺席”了……

2019513日上午,万庆华发现李牧面部发黑,气色极差,建议他去医院检查。不想缺席当天行政例会,李牧便想等到会后。会议中途,由于身感刺痛、坐如针毡,他只得匆匆赶往附近六院就诊,当天就被送入血液科无菌病房。

就诊报告显示,他所患为“重型再生性造血功能障碍”,俗称“软癌”。各项血液指标显示,他的造血功能已近衰竭。隐忧随着血管向全身涌动,缺氧贫血、易发感染、器官出血等等会如影随形,任何轻微的伤口都可能在一瞬间戳破他的生命防线。

住院治疗,本是调养身心的时刻。只是,常年缺乏睡眠时间的李牧还是放不下工作的执念,仿佛那是对抗病魔最有效的精神利器。由于六院离学校近,李牧常让万庆华书记、刘衔宇副院长、妙鹏主任等同事,到医院沟通近期工作。他还特意让同事送来新大楼设计方案、效果图,修改完善。他会亲自挑选每层楼梯间的颜色搭配,安排展厅布置,考虑卫生间方便残障人士的设施……

转院后,病症加重,经历化疗的李牧还是继续通过手机参与办公。10月初,当收到自己牵肠挂肚的珠宝大楼建成的照片时,生命的神采也好像再度返回李牧脸上,他激动地直呼:“漂亮、过瘾,再多发点照片!”

 11月上旬,已经无法言语的李牧,将手机交给儿子李弋晨带回,艰难地表示自己已经无力查看了。第一次目睹父亲手机办公文件的李弋晨,发现父亲“把时间基本都‘泡’在工作里了”。放下手机,不止意味着父亲放下了手头工作,也许意味着更多。

李牧的生命最终定格在121日。不会再有回复了。

鸿雁迁徙,往返有期,谁都没有想到,就诊日这一别,李牧再也未能逾越这道生死屏障。

 

头雁

看过万里云天,鸣过潇潇长风,有经验的“头雁”总能带着同伴,汇聚成队列紧接的“雁阵”,飞越艰难旅途。

201511月,创办于2004年、学生规模已达300余人的建桥宝石工艺系,升格为华东地区首家以本科学历教育为主的珠宝学院,设宝石及材料工艺、产品设计(珠宝首饰设计)两个专业。

当时,学院主要筹建人之一的郭守国,并没有接下院长之职。他正在为这个新兴的学院寻觅领航的“头雁”。从上海钻石交易联合管理办公室副主任之职退休的李牧,是郭守国心中合适人选。推贤让能,不仅仅因为20多年的交情,他更相信,李牧是中国钻石行业的开拓者和奋斗者也会是一位热心中国珠宝事业的教育者和践行者。——李牧曾先后参加筹建上海钻石交易所、中国(上海)宝玉石交易中心。在钻石办的十多年时间里,李牧对产业链每个环节都熟稔于胸。更重要的是,他很关心上海珠宝产业的人才培养问题也曾积极为建桥珠宝专业的发展建言献策、牵线搭桥参与了学院筹建。——或许,是为了培养行业人才这个理想抱负而来,或许,是追求退休后另一种人生价值的实现,当郭守国发出邀请时,李牧没有提待遇方面的要求,就答应下来。2016 9 李牧出任珠宝学院院长

李牧是珠宝行业的老将,但他是高等教育领域的新兵,面对的是,珠宝学院这个全新开辟的战场。为了尽快“上道”,在同事们的支持配合下,年逾60岁的李牧拿出比年轻人更甚的拼劲投入了工作。

伴随着中国经济长达30余年的高速发展,珠宝首饰业在改革开放后随着国民经济的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活跃起来。目前,全国设置相关专业的高校近200所。建桥珠宝学院完成了“专业”向“学院”转变,关键在于,如何利用好上海区位优势与行业发展趋势,形成自己真正的特色?学院规模扩大,学生就业出路在哪儿?作为资源密集型专业,怎样依靠社会资源办学,面对资金资源匮乏的常态?如何引进并且留住优秀的师资,降低兼职专业人才的不稳定性?……面对这一道道待破解的难题,李牧倾情投入,无私地将自己人脉与资源用于学院发展。来学院的第一年,他就接待了30多批宾客,像南非金伯利国际钻石学院代表团、与学校签署钻石培训合作协议的比利时钻石高阶层议会、提供企业奖学金的校企合作单位等等,建桥珠宝学院的社会知名度很快有了很大提高。在李牧的推动下,学院第三个系——奢侈品管理系也落地珠宝学院,2019年,三个班的新生进入该专业学习。如今珠宝学院已拥有近1200名学生,学生规模全国第一。

实现宏伟目标的坚定自信,往往由一次次事无巨细的精心筹划构筑而成。李牧是个考虑全面、追求完美的人。来到珠宝学院后,小到学院每一块砖、每块牌子,李牧都会关心;学生实验用围裙款式,他都会从十几个方案中进行挑选;看到实验室、办公室脏了,他也不批评,自己拿起扫帚帮忙打扫。想做的事太多,可用的时间太少,“办事清单”就会积压盘旋在脑海中,侵扰梦境,这让已经服用了近20多年安眠药的李牧,失眠问题越发严重。有时候一个晚上睡不到一个小时,第二天又打起精神开始工作。休息,对“头雁”李牧来说,是一件奢侈的事。

 

 

家人

即便一次次攀至名利的高峰,李牧也一直把自己放在很低的位置。与其说他是领导,倒不如说他更像一个与人“平等对话”、睿智而豁达的长者。

20173月,支颖雪受邀前往法国南锡商学院,在其国际周教学活动中开展市场相关课程交流。由于这不属于自身教学专业范畴,没有自信的支颖雪想打“退堂鼓”,就找李牧商量。为了勉励年轻人,李牧跟她说了自己在不懂英语的情况下,边工作边完成美国杜兰大学EMBA学习的经历。他还建议支颖雪结合中国文化、奢侈品市场、消费者行为及法国企业如何在中国经商方面,谈自己对这门课程的理解。听取了李牧的建议,后来支颖雪等老师准备的课程在当地高校获得了学生好评。

刘衔宇与李牧朝夕相处,将李牧视为父亲,他有感于李牧对学生的那份真诚关爱。“他用自己的真情面对每一个学生,不是为了什么好处、回报。”

得知李牧逝世的消息,正在办公的18届学生杨凤刹那间泪水直流,忍不住地在同事面前嚎啕大哭起来。对她而言,那个“最敬爱的论文导师,影响一生的人生导师,更是如父亲一般的长辈”永远不会回来了。她甚至不敢去见最后一面,不敢打碎活在自己心中的李牧形象,只希望一切停留在最美好的回忆中……记忆仿佛还停留在杨凤第一次找李牧商量论文主题时,李牧看到她拿笔姿势不够标准时,像父亲教孩子那般耐心,告诉她以什么样的方式练字、怎么写更好的那个瞬间;还停留在每次她和同学去办公室请教李牧后,他将同学们送至门口并轻轻关门的那个瞬间;还停留在杨凤第二天中期答辩,亟需一份资料时,下班的李牧亲自将材料送到图书馆交给她的那个瞬间;还停留在李牧为了帮助她更好完成论文中有关钻石相关市场调查,让她参加南非金伯利国际钻石学院代表团接待学习,提醒她穿得正式一些,天冷也别忘了加一件外套的那个瞬间;还停留在李牧鼓励她不要害怕一个人去罗马尼亚做交换生,告诉她“这会改变你的一生”的那个瞬间;还停留在杨凤首次办理签证时,因无法办理某项文件遇到麻烦时,李牧组了微信群为她出谋划策的那个瞬间……

“他很少考虑这个事情对自己有多大好处。只要觉得这个事情对你有很大帮助,他能帮忙,就会尽力去做。”谈起这位自己尊敬与欣赏的师长时,吴璠说。

在儿子李弋晨刚出国留学时,一个做外贸生意的熟人向李牧借了70万元。虽然家中不算宽裕,李牧还是帮助了这个身处困境的熟人。十余年过去了,除了头一年归还的20万元欠款,其余借款遥遥无期。于是,双方又重新签订借款协议,约定在20191031日归还。身患重病的李牧在后期治疗时花费很大,极少在追讨债务方面开口的李牧,不得不向借款人提出部分偿还用于治疗。李弋晨知道后,觉得只有通过诉讼才能追回这笔借款。曾任市外经贸委条约法律处处长的李牧,又怎么会不知道法律的约束效力?他只是劝诫儿子,不要走到诉讼这一步。

如果不曾遭逢疾病,这可能是李牧最为憧憬的退休生活:与妻子携手共度晚年。李牧与妻子早年分配至菜场工作,并结下良缘。他向她许诺,同甘共苦,只此一生。婚后,他并不因为工作忙碌而疏忽家庭。相反,他一手打理、操持家中的事,从来不用她操心。只是,2010年妻子被查出患有阿尔兹海默症,时年 53 岁。如此年轻患此重症,对李牧打击很大。他四处求医,翻阅大量国内外疾病相关文献,以求妻子有朝一日恢复健康。妻子病情继续恶化,逐步丧失了认知和自理能力,除了李牧之外,其他人都无法相识。李牧始终带妻子积极治疗,不舍得别人照顾她,事事亲历亲为。2018 年夏天,李牧因病身体状况急转直下,无奈将妻子送至护理院。为了给妻子找最合适的护理院,他和儿子跑遍了江浙沪三地公建、公营、民营、私营、合资的各类大大小小的护理院。入住后,他又亲自拟写了详细的护理要求和注意事项。无论工作再忙,他一有时间就会去护理院陪妻子。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李牧用一生的陪伴信守了一句婚姻承诺。

 

光明

在生命最后的半个多月里,由于口腔及咽喉道的严重溃烂,各主要器官的严重衰竭,李牧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他所承受的一切,每次呼吸都是那么痛苦,几乎耗尽全身气力。

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李牧以最后一丝努力,阻止了插管的创伤性抢救。他不希望被迫做一些丧失尊严的事,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被切开气管,维持生命体征。这让死亡的脚步来得更快了。他试图宽慰儿子,不用为此感到内疚。李弋晨说,“哪怕他的肉体早已被摧垮,但他的意志一直坚持到了最后一刻。从他坚毅的眼神中,依然可以感受到对生命的渴望和对自由的向往。”

这双眼睛,也将通过眼角膜捐赠的方式,为失明患者重新打开那道暗黑无边的闸门,重获世间万物的绚丽。这,是李牧生前早就定下的遗嘱,这,是李牧最后留给这个世界的礼物。     

 

附:李牧遗作

困雁之歌

伤哉云中雁,困落蕃蓠间

蚁虫噬于肤,肢体棘蔓缠

日日望露滴,浑浑百日闲

时时欲振翅,唏唏气已残

引颈唤长歌,曲项弄悲弦

苦捱独哽咽,奈何泪开颜

草绿谷物黄,惟恐风雨寒

每每亲情至,老幼慰翩跹

一慰强肌肤,水草衔甘泉

二慰强心意,烈火蜕涅槃

尚存鸿鹕志,梦中惹人羡

欲穷烟云迹,重返天地间

李牧,2019927日作于同仁医院病床上)


李牧院长在校期间最后一次出席公开活动的照片

摄于2019427日 上海建桥学院(艺术设计学院、珠宝学院、国际设计学院)毕业作品展

(奚丽君)